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立新的博客

爱话剧,爱演戏

 
 
 

日志

 
 
关于我

著名演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2009-01-29 17: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 杨立新 - 杨立新的博客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北京日报记者
  赵婷
用声音表演        

“我不急功近利,只想把每一个到手的角色都演到家、演到位。”

杨立新台上如此,幕后亦然。

就在拍摄《我爱我家》的1993年,杨立新还参与了另一部轰动一时、如今早已成为经典的作品——电影《霸王别姬》。影片中,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令无数人在惊艳与感动间心潮涌动。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程蝶衣的声音其实来自杨立新。

由于同期声 中有三小段戏的台词演员之间搭得太紧抠不出来了,只能用张国荣的原音,如何才能配得天衣无缝,让观众听不出是两人个人的声音?杨立新又琢磨开了。他想,旦 角因为长期用小嗓演唱,生活中说话的声音也不会是中气饱满的男声,而张国荣的声音也原本略有沙哑。于是,他让录音师把话筒吊高,仰起头来录。这样一来,声 音不经过头腔共鸣,直接从嘴里进入话筒。“结果,连我爱人都没听出来,哪三段不是我的声音!”

这种幕后献声的活儿,杨立新这些年没少干。眼 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漕运码头》,从小说到电视剧之间,其实还有一版电台的“长篇小说连播”。回忆起三年前在电台“说书”,杨立新仍难掩兴奋:“一个人 要同时表现七八个角色,有忠的,有奸的,有文人,有武夫,没有肢体表现,没有面部表情,只能用声音来介绍时代背景、描述戏剧场景、展示人物关系、介绍人物 内心世界,还要替人物说出她或他的台词,过瘾啊。当时这个广播在黄金时段播出,听众反响特好,那时我就希望能有机会在电视剧中过过瘾。”

在幕后,他 也尝试着做些份外的工作,比如改剧本、当导演。在昆明执导话剧《我的西南联大》时,他大胆地对媒体说:“一个只有歌舞和原生态而没有话剧的城市,是没有深 度的城市!”。这句听起来有些刺耳的话打动了许多昆明人。有网民写道:“昆明依然有大批热爱着话剧的人,他们年轻有激情有理想,他们正在逆境中寻找着方 向,延续着这个城市的深度,我们将努力找回话剧——这个失踪在昆明的孩子!感谢杨老师!”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 杨立新 - 杨立新的博客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 杨立新 - 杨立新的博客


 

在人艺的舞台上守候幸福

“艺术有两种,一种是离生活越远越美,比如芭蕾;一种是离生活越近越美,比如话剧。”

最让杨立新牵肠挂肚的还是话剧。

“人艺三十年院庆、四十年院庆我都参加了。那时候心里是无忧的轻松,反正有老同志们在前边呢,我们在后边演得怎样都无伤大雅,都不会影响戏的质量。”现今,责任重了、担子也重了。“就象家里,老辈奔不动了,我们小辈得站直喽别趴下!”

然而,这副担子实在不好担。

首先人艺的经典剧目多是近现代的现实主义作品。比如《雷雨》,上世纪五十年代排练时,作者健在为排练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朱琳老师在1954年 饰演鲁妈时,就曾因第二幕鲁妈认出周朴园的一刹那为什么不绝然地离去而与曹禺先生有过一个晚上的深切交谈。这样的机会对演员把握角色,创造人物是多么难得 和珍贵呀。其次,老演员们生活素材丰富。比如《骆驼祥子》,老一辈初排此戏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全体创作人员都是经过那种水深火热的生活中走过来的,他 们见过洋车、坐过洋车、有的人甚至都拉过洋车,这样的生活经历对演员创造角色无疑是弥足珍贵的财富。再比如,童超老先生在创作《茶馆》里的庞太监时,就曾 到鼓楼大街的一座住着几十个老太监的庙里对太监进行过访问,一位姓耿的太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得他后来创造庞太监这个形象的时候由外到内都找到了非 常具体的形象依据。五十年代排《雷雨》时,郑榕和扮演繁漪的吕恩曾到朱启钤先生家做客。老先生家里依然保持着旧式家庭的规矩和生活习惯“帘幕重重、花团锦 簇、前呼后拥,吃饭时儿媳人等侍立一旁不得入
座……”

杨立新 在人艺舞台上长大(续上篇) - 杨立新 - 杨立新的博客


老一辈艺术家们当时的艺术创作是艰苦的但同时也是幸运的。让没拉过、坐过洋车,甚至见过的洋车也是在影视资料中看到的年轻一代重排历史剧,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这恐怕也是多年来影视作品翻拍经典屡不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然而,小小的舞台又是充满魔力的。

“舞台明明是假的,怎么观众就跟着你哭了、笑了?那一定是他信了。为什么人艺的戏,有的观众看了十几遍了,还会跟着哭,跟着笑?这多神奇啊!”

这神奇源自表演的真实。

杨立新很庆幸自己是在人艺的舞台上起步,在人艺这个学校里学习。“如果起点上失之毫厘,后天越努力,结果越会是谬之千里”。在这里,真实浸透在每一天、每场戏里。就拿《龙须沟》来说,为了体验生活,他们甚至去河北和门头沟寻找臭水沟。排练中,导演望着满台的演员说,现在的人太白净,你们身上露肉的地方都得刷颜色;可以有人拎着鞋,舍不得呀!还有那挖沟的,回去给你的靴子上抹点泥……

这些年来,杨立新一直坚定地站在人艺的舞台上。在许多传统的经典剧目中,他已经站在了舞台中心。《雷雨》中他是周朴园,《天下第一楼》里他是卢孟实,《茶楼》里他是秦二爷,《哗变》中他是伯德大夫……

杨立新说:“一个话剧演员在北京人艺做一辈子演员很幸运;干一辈子的事由,可以称之为事业了,干好了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