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立新的博客

爱话剧,爱演戏

 
 
 

日志

 
 
关于我

著名演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与观众的交流[图]  

2008-09-12 1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里,我记录一次与北京人艺老观众的交流情况。

老观众的来信

标题:想和杨立新网聊周朴园

志新/2006-7-26                      

    看到杨立新在大剧院开讲座,着重谈他扮演《雷雨》中的周朴园。杨立新是我非常喜爱的演员。受这消息的激发,我想和杨立新在网上谈谈我对周朴园的一点理解。如果能得到杨立新的注意,很高兴啦。

       下面,我就把我重读《雷雨》的一篇心得(摘要),录在这里,欢迎大家批评。

每个灵魂都在痛苦中挣扎

——重读《雷雨》

   《雷雨》问世70年来,她以深刻的批判力、鲜活的人物形象、震撼人心的悲剧冲突,征服了不知多少读者观众。《雷雨》的生命力是不可磨灭的,所以她能创造出百读不厌、百演不厌、百看不厌的奇迹。然而,长期以来我有形无形地受到一些思维定势的束缚,忽视了作者剖析人性、批判社会的初衷,不是从分析人物来理解作品,而是习惯用某种固定了的框子“反过来”套人物、给作品下定义。是改革开放、思想解放的不断深入,使我的认识逐步从禁锢中得到解脱。最近,我反复观看了北京人艺演出碟片,结合学习一些专家的论述,重新认真阅读了曹禺原著。   

    重读原著,大有收获。

 “文学是人学”(高尔基语),真正的文学家其实都是在剖析人、刻画人,而不会在写概念。重读《雷雨》,我摒弃过去的僵化框框,注意从“人”的角度努力理解作者剖析人性、批判社会的初衷。今天读《雷雨》,我惊骇地发现,“每个灵魂都在痛苦中挣扎”,这是我重读的收获。

认识升华的最显著体现,是对周朴园理解的深化。过去,我一口咬定他是虚伪、专制、狰狞,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是丑恶和罪恶。一句话,周朴园成了概念、成了标签,就不去思考,他也会有真实人的真实感情。联想《红楼梦》,贾政对宝玉见面就是呵斥,但这里未尝没有怜子之意。周朴园不也一样。他早年留学德国,回国兴办矿业,走的是秦二爷实业救国的路。作为上世纪初处于资本积累阶段的民族资本家,盘剥和压迫工人是他的必然。悲剧在于,他学习着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却因袭着东方陈腐的封建意识,完全不懂得尊重人性和人权。在家庭生活中,作为父亲和丈夫,他也爱孩子,也爱妻子,也怀念初恋女子。对儿子,他要他们成为理想的接班人,“我教育出来的孩子,我绝对不愿叫任何人说他们一点闲话的”。但是他全然不了解,他两个儿子已经和他有着多大的时代差异。他爱孩子的方式,播下的,是威严,收获的,是畏惧。对繁漪,他给她优越的生活,要她在家养尊处优,请最好的克大夫给她治病,他以为这就是丈夫的爱。但是他恰恰全然不懂,比他小20岁的繁漪在封建家庭长期压抑下,忍受着怎样的感情折磨。他爱妻子的方式太霸道、太自私、太专制。对侍萍,他是真怀念,这是他30年来不能忘却的初恋啊!那保持原样的小客厅,他喜欢“一个人在这里休息”,这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尽管这一直被说成是虚伪。但是,侍萍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苦心经营“我认为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的宁静,面对侍萍,他却做不到体察侍萍受伤的心。——就这样,他三个方面爱的结果,都和他的本意南辕北辙,最终全都破灭:大儿子沉沦(他还不知道乱伦),二儿子是“半瓶醋”的时髦;繁漪对他是不肯服从、一腔怨恨;侍萍撕去了他“弥补罪过”的“5000块钱支票”,他得不到希冀的宽容。三个爱意全都失望,周朴园心力交瘁,当雷雨闪电劈头降临时,他一样是淹没在伤痛的深渊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今天我忽然悟到,作人不容易,太不容易”。

北京人艺老一辈表演艺术家郑榕,从50年代起演了一辈子周朴园,到1985年演出时,他仍感到“有两处不足。一,侍萍追述往事时,周不应起身避开;二,向侍萍申辩自己并未忘情,是周真情流露的刹那,此时不能有半点虚伪”(注①)。甚至1997年12月11日,郑榕老师以73岁高龄扮演周朴园时,还发出这样的感慨:“直到这次演出,我才刚刚弄明白,周朴园是怎样一个人”(注②)。——人艺艺术家们对创作的态度,是这样严谨认真、这样孜孜不倦,真令观众感动。这也启迪我,阅读和欣赏作品,应该是个不断的、艰苦的探索过程。

…………

曹禺的原著是有序幕有尾声的,这部惊世大悲剧,不仅每个灵魂都在痛苦中挣扎,而且还昭示了人生命运不可测的悲凉。周朴园最终是在风烛残年中颤颤巍巍地服侍两位疯了的女性。堂堂周公馆,竟成疯人院,真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作者的苦心、作者的悲愤,我们终于“应解其中味”。田本相老师说得对,我们只有“老老实实地从剧本中去发掘,去获得新意”(注④),我非常赞同。

艺无止境,对艺术的欣赏也没有止境。重读《雷雨》,这只是一个读者、一个观众,在痛苦而愉快的思索过程中写出的一份作业罢了。2003年是《雷雨》问世70周年,锦云院长宣布,北京人艺要第一次演出带“序幕”和“尾声”的原汁原味的《雷雨》。这真是个好消息,我在热切地盼望着。

注①《人艺院刊》1997年第一期,郑榕“一份未完成的答卷”。

注② 2002年6月10日CCTV《人物》栏目,对郑榕专访。

注③ 2002年1月29日网载王蕾文“复活曹禺”。

注④《人艺院刊》1998年第一期,田本相“谈《雷雨》的演出”。                                

       我是非常喜欢杨立新的表演的。在人艺舞台上,他创作颇丰,很有影响。他扮演的周朴园、周近、唐大少爷、秦二爷……,都是之前艺术家成功塑造的经典,但杨立新“不吃别人嚼过的馍”,他有发展,且都有深度,这是很了不起的。他是一个有自己艺术主张、有志向、有抱负、有实践的优秀话剧演员。我祝贺他。

我和杨立新曾有难忘的一面之缘。那是2000年5月13日,我专程从镇江赶到南京欣赏《茶馆》,在开演前,我在剧场外和杨立新巧遇,我和他作了短暂的、愉快的交谈。我还请他在我特地带去的《茶馆》剧本上签了字。

 我与观众的交流[图] - 杨立新 - 杨立新的博客

我的回复

杨立新/2008.8.27.

志新同志,

看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您是用《我爱我家》里角色的名字和我幽默呢!

我在人艺论坛上读到您的标题为《想和杨立新网聊周朴园》的文章,立即对您肃然起敬,很佩服也很感动。

抱歉我不知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在您不长的文字里,字里行间我能读出您对戏剧,对《雷雨》的研究绝非一日之功,这让我们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感到很惭愧,我们应该向您学习,向您的精神学习。

我很赞成您不用“固定的框子”套人物、不给人物下定义、贴标签的做法,而是开动自己的脑筋,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哪怕是得出的结论和以前完全相同,我们还是会有收获的,尤其是我们当演员的。

我并不是想标新立异,并不是要(并且很鄙夷)颠覆传统。但是作为一个演员,一定要把创作人物的每一步走得扎实一点,尽管书架上就放着别人演的很成功的演出录相。你要想演得像他那样成功,就得像他那样重新来一遍。过程是不可跨越的。这里我得解释一下,我不是搞理论研究的,恰恰相反,我是应该被理论指导下的实践者,所以“抠扯”起人物来,是从演员的角度出发的,总会有些疏漏,如有什么露怯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感谢您关注我的观点,感谢您关注我们的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